2018年5月6日星期日

3572 民运当学会调整战略


3572 民运当学会调整战略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“先帝”曰三千五百七十二
 
 
  就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,我发表了《对陈希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不同看法》的文章与视频,其中谈到中共可能会“精简机构”。
 
  因问题没有说透,就借禁评的《郭文貴將爆料的兩個新常委-栗戰書、趙樂際》一文引用了我的《“不站队”理论》中的文字的机会,写了《答禁评兼谈中共可能精简机构》。于精简与降格,我运用了《中国民运中的“谋略战”》,让精简与降格呈现“单一走向”。
 
  记得,凤姐跟推说“顾老头,厉害”等等,我就简说了精简与降格于“三方”的得失,怕她不解其中味,还让她去找刘刚。凤姐回了“刘刚依旧是吴下阿蒙”等等许多,而没能说出其中的关键。如是,我便一笑而过。
 
  写此文,找给凤姐发的推却没有了,倒有ruguojsjj的“党校是不可能被精简的,党校是党高级干部系统培训的唯一场所,与组织部打通管理倒是没问题的,党群口很难被精简,本来规模也不大”。这人怕是要被精简的党校干部吧?
 
  其实无论是否怕被精简,降格已被猜中,并将成为种不可逆转的趋势。近日已接二连三出现(在转发以下新闻时,我还加评调侃道“呵呵,刚刚教党‘精简机构’,党立马就”):《中央統戰部長易人 位階再被降格》、《武警降格 四警种有望变身》。
 
  “教党”,是我托大了;而“猜中”,则是事实。由此,我想到王丹的《习近平的挫败》。我在《中国民运当有一场思想的大战》中说,“我也不知王丹是怎么想、怎么定义的,你自己有家不能回,而人家习还要当五年总书记,这究竟是谁的‘挫败’呢”,是不是这个道理?
 
  无独有偶。最近,魏京生也写了篇《习近平的困境》。“困境”,自然比“挫败”有弹性。但,魏京生的“看上去这次的十九大只办了一件事……把什么习近平思想写进了党章。这可是个招人嫉恨的馊主意”之类,能算“困境”吗?何况,写进党章,这或许是一种手段、而并非是目的呢?
 
  由此,我想到“民运当学会调整战略”。你看人家川普(请允许我借用海外新闻标题):《特朗普访华第二日:示好与强硬并用》、《川普谈朝核问题话里有话:中国很容易解决朝鲜》等,结果自然是“川普透露习赠送礼包大到创世界纪录”,是不是这道理呢?
 
  政治,哪能一味地贬损呢?陈破空的《川普给了习近平三件大礼 习又巨额回报》说得不错(大意):“十九大”前,川普低调、给足了习时间与空间;开“十九大”,美国派航母来保驾护航;“十九大”后,川普又赶紧过来替习站台。
 
  如此,习自然要回报。陈破空没有说透的,则是——川普也是拿习近平给的巨额回报,要回去给希拉里看、给奥巴马看、给民主党看……政治就是这么回事——“敌人”与“对手”(如果中国算美国的敌人,如果民主党算川普的对手)在不同时空里,是不断相互转换的。
 
  不知以上能否给魏京生、王丹等民运大咖们一些想法。眼下,中国民运是否当调整战略,其实并不很重要,重要的则是今后、民运当学会调整战略。只会喊“冲呀”、“杀呀”,咋能行呢?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7-11-10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uct/index/007259929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