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

3596 蹉跎未必不是福


3596 蹉跎未必不是福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“先帝”曰三千五百九十六
 
 
  央视肯定出事了。昨晚九点五十九分,我将电视的频道、从其他台换到CCTV-1。然而,CCTV-1却一直在播广告,整整播了一刻钟的广告节目(请问叶宁大律师,我可以向央视索赔吗)。
 
  11/29 22:20:05,我在顾粉团说:“CCTV-1的晚间新闻从原来的晚10点改成10点一刻了吗?还是央视出什么事了?”22:25:46,否悟:“好久不看央视节目了,不晓得”。22:46:23,我说:“刚结束,确实是推迟了一刻钟。”
 
  22:20:05~22:46:23,我在推特上也发了以上内容,并在Blogger上发《“晚间新闻”出事吗了?》的一句话短文:“不知什么原因,原晚10点正播出的CCTV-1的‘晚间新闻’,今晚于10点一刻才播出。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且用推特推。
 
  早上起来看,推上只有一人跟了“热烈祝贺”之类。新闻,都在“红黄蓝”、“低端人口”与“张阳自杀”的缠斗中。更有新闻说“张阳被‘自杀’有惊天内幕:政变流产,曾给郭文贵2000万及200枝枪”。2000万,于做多少亿大生意的郭文贵算个啥?
 
  200枝枪,也不过只能武装两个连。有两个连的武器,还得有两个连的敢死队员是不?而就算有200人加入敢死队,可到临阵上场时、又有多少人真的敢冲敢打?那2000万发给200人,也不过一人十万。如今给十万就想让人卖命,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笑话呢?
 
  昨日看刘刚博客,刘刚说《郭文贵资助女共谍曾霞敏诬告美国法官和刘刚》。曾霞敏倒是真告刘刚了,可郭文贵资助曾霞敏十万美金不知是不是真的。如果是真的,郭文贵让曾霞敏阻击刘刚,都肯出六七十万,敢死队才一人十万?我想,这两个连的敢死队、当会临阵倒戈。
 
  再,刘刚是不是高估了郭文贵资助曾霞敏的金额?十万美金,当初郭文贵、岂不能把夏业良或唐柏桥玩得团团转?当然,当初郭文贵正网红,不给钱、也能让夏业良或唐柏桥跟着团团转。而如今,则此一时彼一时了。
 
  郭文贵“此一时彼一时”,是我早料到的,也是我顾晓军曾经经历过的。可惜,那时的郭文贵听不进去。别说我、别说郭文贵,杨恒均不也红过?还聘染香为秘书长。如今,却要周小平来帮他“反炒”(见石三生的《为共产党人杨恒均辩护》)。
 
  如是,想到揭露张阳的“张阳发迹于广州军区,在郭伯雄、徐才厚掌军时期,张阳不到十年就由少将晋升为上将,并从副军级火箭般地升到正大军区级,速度之快屡屡创造全军之最。相比之下,同样在广州军区任职的李作成,在正军级职务上蹉跎了约十年”。
 
  蹉跎未必不是福。如果李作成如同张阳一样,岂不就是现在的房峰辉?岂不要同张阳一样自杀?即使不自杀,日子能好过吗?如今,张阳与房峰辉等的真正的敌人,已不是反腐败的习近平、王岐山、赵乐际们,而是当初的“自己人”。
 
  “老领导”与“自己人”们,不比习近平们更盼着张阳、房峰辉们死?突然想起刘晓波的“我没有敌人”,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。谁没有敌人?人生处处是“敌人”。我不会学刘晓波,抄些假装高尚的屁话,只会说“蹉跎未必不是福”这样的怂话,所以也没人要弄死我。
 
  “蹉跎未必不是福”,肯定是负能量;与到处充满正能量的新时代,肯定不和谐。且,涉嫌反鲁迅,与“阿Q精神”同流合污。可鲁迅不就一傻逼?竟不知自己为精英代言。谁能说,那寒风瑟瑟中被逼迁的“低端人口”,不需要“蹉跎未必不是福”来骗自己?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7-11-30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uct/index/007259929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