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

3599 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(二稿)


3599 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(二稿)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“先帝”曰三千五百九十九
 
 
  长跑归来先开电脑,想看看大家对我出门前发的《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(3)》反响如何,不料却见到“中国人权民运”推送的魏京生的《海外民运干了什么?》。
 
  “魏京生”大名鼎鼎,再加上“海外民运干了什么”有诱惑力,还加上已看到首句“最近有五毛大放厥词,说海外民运一事无成”,我多心了;因,最近我在写《中国民运》一书,而该书的看点之一、就是“为何中共二十八年打下一座江山,民运二十八年却一事无成”。
 
  打开文章、读完全篇,我想怼魏京生(无论你是不是在说我)。第一,受教了。你的“国际政界和学术界一般都认为:中国现代民主运动从一九七八年的民主墙运动开始;中国的海外民主运动,从一九八三年在美国建立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开始”之说法,我会运用于《中国民运》一书中。
 
  第二,你的“比如动员各国政府制裁中共,保护反共留学生的六四绿卡,以及在抗议现场和日内瓦人权大会上,和中共进行面对面的斗争,等等。至今在法国里昂还有一条魏京生道,记录着海外民运斗争的影响,功不可没”,我却觉得很微不足道。
 
  “动员各国政府制裁中共”、“在抗议现场和日内瓦人权大会上,和中共进行面对面的斗争”,成功了吗?“保护反共留学生的六四绿卡”,则不过像摸掉敌人几个哨兵或一座炮楼。而“法国里昂还有一条魏京生道”,也只不过像中共命名“志丹县”、“左权县”。
 
  请问魏兄,有“平型关大捷”、“夜袭阳明堡”这样的战斗吗?有“百团大战”这样的战役吗?如果都没有,怎么会有“淮海战役”、“辽沈战役”、“平津战役”及“渡江战役”等。而如果没有“淮海战役”等,又怎么解救大陆的民众?
 
  小打小闹,也能算事吗?当然,到处都有小打小闹也可以;可,有吗?你要保密的,可以。可保密的,能是什么大事?再,我说“民运二十八年却一事无成”,是基于《背后再聊刘刚》、《蓝军,做成的那些事》及《“六四”28周年到来之际,追责刘刚》里的“成功”概念。
 
  于此,连刘刚都用“我没有成功,可也不曾失败呀”来搪塞,不知魏兄哪来的底气、敢站出来告诉世人《海外民运干了什么?》。可,你还不如刘刚——在你的《海外民运干了什么?》中,连“六四”与“茉莉花”那样的失败与惨烈、都没有。
 
  你说“几乎断绝了对海外民运的财政和舆论支持”。我说,你要钱做什么?大事做不成、小事又不做,要钱做甚?“六四”,是大陆学子做的;“茉莉花”,是大陆民众做的。请问魏兄,海外民运有没有做过件让历史大书特书的事?
 
  说到“财政和舆论支持”,我顾晓军有吗?“打倒鲁迅”,是打倒中共伪造的神、打破中共架在中国人脖子上的文化与精神的枷锁,海外有声援吗?“骂骂李敖”,是针对“不喜欢A政权的人,常常坠入一个错误:总以为B政权好”,难道都看不出这是中共的把戏?
 
  我顾晓军、长期处在无依托境地中作战,不也把鲁迅的文章一篇篇地从大陆教科书中赶出去了?不也把“敖迷”们一个个地给扳正了?“几乎断绝了”,不就是曾经有过舆论支持吗?可魏兄领导的海外民运做成了什么?
 
  而于“财政和舆论支持”中的财政,更是笑谈。有谁给我的银行卡里打过一分钱?没有。西方每年有那么多的奖,有哪一个奖光顾过顾晓军?也没有。不仅没有,连本当是我的《盖棺论定江泽民征文》奖,不也使手段、硬是要让我擦肩而过吗?
 
  即便如此,我顾晓军依旧坚持;不仅坚持,还“毁家抗战”——自己掏钱、独资举办“顾晓军奖”、“顾晓军民主奖”(都发现金,每年一万)。魏兄服不?你能从生活费中挤出钱来发“民主奖”吗?如此,你还好意思说“几乎断绝了对海外民运的财政和舆论支持”吗?
 
  于你说的“特务们的破坏活动”,国内不更多?压力不更大?“顾门弟子”坚持着、“顾粉团”坚持着,大陆的民众都在坚持着。而魏兄领导的海外民运,为何会“进入了低潮期”、为何会“大量的基本群众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了”呢?你不应该检讨自己吗?
 
  看看今年“郭文贵爆料”吧。我顾晓军身在境内,只能“反炒”;我伴随着刘刚等,坚持着我的角色。魏兄你呢?海外民运是就“郭文贵爆料”开了两次会,可开出什么结果来了呢?对这类突发事件,不早就应该有所预期,有计划、有准备吗?
 
  魏兄,你不觉得自己能力不够、脑子不够用吗?那么,你是否能看看我的《中国民运需要自己的哲学》、《民运需面对的现代舆论战》、《民运需面对的心理战超限战与反钓鱼战》及“七大战法”、“四不理论”、“三个依靠”等等呢?
 
  于你说的“依靠自己人的少量捐款和业余时间”,请问、谁不是自己的业余时间?谁、又不需要养家糊口呢?我顾晓军,连“自己人的少量捐款”也没有呀。而至于“对中国民主的关注,和对受迫害的弱势群体的关注”,魏兄你领导的海外民运、做了多少?又有多少、能让人记住的呢?
 
  于北京在寒风凛冽中驱逐“低端人口”,是大陆五千士族、知识分子联名喊停,是大陆年轻人上街呐喊、引共鸣。这些,不是魏兄你的海外民运领导的吧?当然,海外不便直接领导大陆,那么,你魏兄领导的海外民运,是不是就不要再抢大陆士族、大陆民众的风头了呢?
 
  看看你一口一个“五毛”“煞笔”的《海外民运干了什么?》,几乎登上了所有海外媒体;而我反诘你的《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》(一稿),有几家肯用?你魏兄既然领导不了大陆民运,能不能给我让点地盘、能不能给大陆士族们做做铺路石或垫脚石呢?
 
  于你说的“前几年国内的异议分子和维权活动”,你以为这是对的吗?我以为人造“维权明星”是错的。其一,中美法理不同:美国实行的是判例法,中国实行的是成文法。在美国,成功的维权案例有意义;在中国,人造的“维权明星”没用。
 
  其二,“维权明星”的收获,其实是特权、法治的倒退。如陈光诚去美国,别人能去吗?这里还涉及到我常说的“民权与人权,在不同体制下的主次的问题”。我能理解民主体制下人权的重要,可你们能理解在专制体制下民权的重要吗?陈光诚去美国,是他一个人的胜利,对大陆民众没有任何意义。
 
  不但没有意义,还以这样的所谓热点、耽误了大陆人争取民主、民权。与其叫专制让步、放陈光诚去美国,不如叫专制让步、在某一点上松绑大陆民众。这就是——“维权明星”进一步,于大陆民众没有任何好处;而如果专制能退让出一小步,则是所有的大陆民众、人人都能够进一步。
 
  其三,如同在中国民运的大盘子里、海外民运只是小头一样,在中国民主的大盘子里、维权也只是小头。魏兄你,领导海外民运炒作艾未未、陈光诚等的一场场的所谓维权的游戏,实际上、伤害到的是中国民主大主题。别的不说,单捐款,如果再有事、还能够捐得到吗?
 
  艾未未是“借”到了八百多万,可都交给了北京税务。这对中国民主有用吗?陈光诚是到美国去了,可他去台湾说“台独过时”。这对中国民主有用吗?而这些,就是你魏兄的杰作?你以为,这些就是你的功劳?错!你耽误了中国民主的进程。
 
  中国如果实现了民主,在体制上有所进步,岂不是没有了唐福珍、钱明奇、钱云会,也不会再有石三生等了?如此,还需要人造艾未未、陈光诚等等吗?而如果体制上永远不进步,人造再多的艾未未、陈光诚又有什么用呢?看来,魏兄你及海外民运,真的是拎不清孰是孰非、孰轻孰重。
 
  于你一口一个“五毛”、“煞笔”、“自干五”,请问你是说我吗?然而,如果我是自干五,中共还会拼性拼命地不断封杀与围剿我吗?(参见《第13次反围剿》)相反,华夏黎民党2014/2/18认定《魏京生是中共解放军总政间谍特务》。
 
  刘刚2016/2/29的《总参三部特务造谣放风,鼓动军事政变斩首习近平》中也有“总参特务在放风……魏京生”等。当然,我的《中国民运》一书中有《海外民运百分之百是特务又如何》,且我也不真信华夏黎民党和刘刚的。可,魏兄领导的中国民运、三十九年一事无成,又作如何解释呢?
 
  自然,三十九年的坚持不易。我也亲眼看到了刘刚、何頻、赵岩、傅希秋、章立凡、叶宁、陆东、熊焱及袁红冰、曹长青、陈破空等,包括凤姐的努力。但问题不还在魏兄你,能把他们拧成一股绳吗?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7-12-2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uct/index/007259929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