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

3600 平民主义民主的“容共”策略


3600 平民主义民主的“容共”策略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“先帝”曰三千六百零零
 
 
  《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》之根本,应该是方法问题。因,民主自由是没有问题的;且,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共产党,如今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少数派。
 
  而方法之本,当是反不反共的问题。蒋介石反共,结果把自己反到台湾岛上去了(其实,蒋介石也是独裁;如果不是独裁,又何须蒋经国搞“87解严”)。魏京生反共,三十九年一事无成(魏京生恐怕也独裁,如果不是独裁、为何“海外民运联席会议”这些年来总不换届)。
 
  而“容共”的,则几乎都把共产党容没了。日本“容共”,日本共产党如今还算政治势力吗?法国也“容共”,而结果是如今的法国人已在担心极右翼上台了。这是在国家层面上。而在世界层面,又何尝不是“容共”,又何尝不是把共产主义阵营容没了呢?
 
  所以,在最近写作《中国民运》一书、及总结《中国民运三十九年一事无成》的基础上,我顾晓军、“平民主义民主”的创造者,提出:中国的民主运动、当即时改正过去的反共的策略,在今后推动中国民主的进程中,当大张旗鼓推行“容共”。
 
  “容共”,不是“我没有敌人”,也不是“和平理性非暴力”,更不是像八大花瓶(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、中国民主同盟、中国民主建国会、中国民主促进会、中国农工民主党、中国致公党、九三学社、台湾民主自治同盟)样去做中共的陪衬,而是在理论上提出:当体制改变后,“容共”。
 
  现在的中国民运、尤其是海外民运,绝大多数人、对中共充满仇恨(注意:我没有批判任何一位怀有仇恨者,也没有说不该有这样那样的仇恨,而是阐述事实),中共当然会恐惧、当然害怕变颜色,也当然要渲染“人头落地”等。
 
  从道理上讲,也应该“容共”。只要没有现行的杀人放火、抢劫强奸等,就该“容共”。政治信仰上的错,当用思想批判的方法解决,而不能不容纳这样的人或团体。这既可化解敌对情绪,也是给中共作榜样,别动不动就“颠覆罪”、“煽颠罪”。
 
  当体制改变后“容共”,就是中共解体不解体、是中共自己的事。当体制改变后,中共可以中共的身份参加竞选。而按中共如今的实力,只怕是一届、两届、三届的总统都是中共的。不仅总统,那省、市、县、乡、村,只怕也都是中共的。而如此,也没什么。
 
  因体制改变后,就不会有魏京生们的被流放海外、就不会有刘晓波们的被颠覆而坐牢,也不会有唐福珍们的“自焚”、钱明奇们的“爆炸”、钱云会们的“普交死”,及石三生们的、各种各样的冤假错案与告无处可告、诉无处可诉以及不得不一年又一年地、无底地蹉跎岁月。
 
  其实,改变体制、又何尝不是中共的认知?在1949年前的反蒋斗争中,中共就高呼“要民主”;而如今那“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”中,不也大书特书着“民主”以及“自由”、“公正”等吗?而“民主”的本质,不就是多党制吗?
 
  中共并不想专制,是不是?怪只怪八大花瓶不争气,是不是?中共并不想独裁,是不是?怪只怪魏京生们过于仇恨,是不是?那问题就解决了,“容共”——彼此不再仇恨,大家想办法、共同来商讨,如何改变体制。
 
  因此,“容共”是最大的策略。而这也只有平民主义民主者才能提出,因只有我们才有这样的胸怀——我们不是精英,你们谁当总统都行;我们只要民主的体制,只要没有唐福珍、钱明奇、钱云会等等,只要社会公正、没有冤假错案和没有驱逐“低端人口”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7-12-3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uct/index/007259929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