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

3592 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(2)


3592 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(2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“先帝”曰三千五百九十二
 
 
  我一直不知道:党是怎样把我推特上的、涨起来的粉丝弄掉的。虽也想求证,但苦于没有人见证,所以也就罢了。今有推友HG‏关心这事,就试着记载、并见证。
 
  从头说起。很久没正经玩YouTube了,可“顾晓军”的YouTube上的《刘刚其人》的观看次数一直在涨,从7个月前的几百次涨到了现在的9700次。如是,就发了个推:“刘刚,你很火呀,把我的视频《刘刚其人》都带火了,现在是‘9,701次观看’,估计很快就要上万”。
 
  欠党抓的刘刚,却装傻。幸好HG接茬,问“那你倆都開始漲粉了嗎。這現像是很奇怪有趣”。我回:“我没涨,党还在替我减。刘刚涨得也不算多。我才发现:党把我推特上的图,全搞掉了”。如是,我配发了张图。
 
  恰在这时,偶见成涛漫画的“带妻儿逃出赵家国大监狱,目前在纽约,这是到达美国的第三天。刚办好手机卡银行卡,倒时差差不多了,目前没电脑也没绘画材料,近几日会买齐就开始创作了。低调准备逃亡的这两年,积累了好多想画不敢画的题材”等等。
 
  便由衷送去“祝贺你!”。此时,Followers1,438。转身,见1,439;一看成涛漫画加了,我便也跟随了他。请大家见证:20171126日,在成涛漫画跟随时,顾晓军@guxiaojun812Followers1,439。过些时日来看,党是咋样让人加数却减的。
 
  其实,我根本不在乎涨粉不涨粉。如果在乎,我会静下心来写《中国民运》吗?今日,“顾粉团”的波心投影说“先生又出经典骂人语句‘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’,是继‘捐款大陆害无辜官员’、‘ 脏话也无法形容’之后的又一经典,且到了新高度”。我想,或许下本书就叫《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》。
 
  这时,发现有人还在纠缠李剑芒挑起的话题,说啥“自称当代思想家的人都是肤浅,没有羞耻之心”。真可笑,推特上“红黄蓝”、“低端人口”等的话题那么多,盯着我干嘛?我性侵了?我欺压老百姓了?没有的嘛。
 
  如是,我回道:“哈哈!第一,不是自称、而是被称,我不过是沿用。第二,你不肤浅的话,也写一本如何?”并随手发了张《平民主义民主》一书的封面的图片。心想,你们饿死几千万人,都可以“伟大、光荣、正确”,我怎么就不能实事求是地说自己是“思想家”?
 
  他却很快就回:“别人称当然可以啊,你推特的签名是别人给你写的?不,是你自己写的,那这就是自称啊!敬辞和谦语你能分清楚吗?有哪个被人称为伟大的人自己标榜自己伟大了……第二个问题,我自己实在肤浅得很”等。真是“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”。
 
  你们谦虚过吗?为什么、非要我顾晓军谦虚呢?我已经被你们封杀与围剿的几乎没有地盘了,我再谦虚的话、还有我的生存之地吗?尽管如此,还耐住性子说:“第一,我何时自称‘伟大’了?第二,你既然‘肤浅’,我跟你说你也不懂是不”。
 
  竟没完未了,又就“也写一本如何”回我,“写不写书不能作为判断肤浅与否的标准,若我写了一本书我就不肤浅了?你这是什么逻辑?不过我虽然肤浅但却有资格评价你是不是肤浅,正像评价电冰箱能不能制冷我自己不需”等。
 
  不需再理睬了。既承认自己肤浅,还硬要说“却有资格评价你是不是肤浅”。这不似在“红黄蓝”中已性侵了儿童、还要评价别人有没有性侵?别人有没有性侵、与你无关,你先交代清、而后接受审判,是不是这理?
 
  我去看成涛漫画,而后睡觉。睡醒了起来,见又回我“被你的逻辑打败了”。我的逻辑?那不是你硬加在我头上的“逻辑”?真是“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”。“大跃进”、“人民公社”,是你们自己搞的。搞不下去了,再搞“文革”;“文革”又搞不下去了,再“改革开放”。
 
  别人还不能说,一说就是“颠覆”。谁颠覆你了?从“大跃进”、“人民公社”,到“文革”、到“改革开放”,再到“反腐败”等等,不一直是你们、自己在颠覆自己?自己承认自己肤浅,不去设法提高,却硬要说“我虽然肤浅但却有资格评价你是不是肤浅”。
 
  你肤浅,不就是不懂?你不懂,有什么资格、不懂装懂呢?“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”——搞得到处都是雾霾,一小块地方山清水秀、就是你的功劳;搞得大部分人贫困,一小部分人脱贫、又是你的功劳。分明是专制,非说是“最民主的国家”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7-11-27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天上人间花魁之死(长篇小说)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uct/ind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