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

2745 叫响“公正第一”价值观


2745 叫响“公正第一”价值观
 
    --顾晓军主义:平民主义民主之二千七百四十五
 
 
  刚刚拜读了云南大学语言学家贞云子的《大思想家顾晓军——读〈大脑革命〉有感》。通过认真拜读了贞云子的文章,我也正好重温了自己的观点“法治,是后公正”。
 
  细想想,我的“法治,是后公正”,真的是说得太好、太准确、太形象了。
  此外,在“法治,是后公正”之中,还潜在地隐藏着这样一个道理:法治,是人类社会的公正的、最后一道屏障。也就是说:如果法治的公正的大门洞开,那么,这个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了。
 
  由此,我又想到:既然公正于人类社会这么重要--专门安排了法治这一形式,把守最后的社会公正之门,那么,我们何不叫响“公正第一”呢?
  如果把“公正第一”植入童谣、民谚、三字经之类,在人们踏入社会之前与民间智慧库中、有“公正第一”一席之地,这不就可以减少社会的不公正吗?甚至,可以防范人们的不良习性的形成与减少社会犯罪的发生,是不是这么个道理?
 
  其实,人类于法治的另一端--前置、是做了大量工作的。远的不说,就眼下的两大价值观、社会主义与自由世界,就分别有“无私、助人”与“感恩、施善”等、教导人们在社会之中,如何做人、如何行事,如何避免矛盾、如何达到一种理想化的社会和谐。
  然而,由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世界的学者们的浅薄与无知,理想化的和谐没有实现,社会矛盾却重重迭迭、愈演愈烈,大有煞不住、总爆发的趋势。
 
  说“社会主义与自由世界的学者们的浅薄与无知”,有的网友许又要批评我了,然而、这不是我顾晓军的自大,而是不争的事实(一般网友,很难理解“大思想家”)。
  就拿社会主义倡导的“无私、助人”来说:这“无私”,实际上是反社会规律的。恰恰是因人类有“私”,人类社会才得以发展。在人类的早期、原始社会,原本是没有私的;正因为有私、有拥有的欲望,人类社会才一步步发展起来。试想,如果人类无私、没有欲望,人类能发展到今天吗?我以为:不可能。如果人类无私、没有欲望,人类的今天、最多像猴群一样。况且,猴子也有私、有欲望。
 
  没有私心、没有欲望的人类,不客气地说:那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大傻碧!
  也因此,不难看出:“无私”,是想当然、是无知、是浅薄,是违反社会规律,甚至是反人类的。
 
  而“助人”呢?什么是助人的度?没有度,是空话。
  事实上,社会主义就是说空话,一改革开放、“无私”崩溃了,“助人”、也不见了踪影。大多数的人,为了自己的糊口、生存,为了养家,整日忙碌着,怎么可能想到什么“无私、助人”?而少数的人,则想方设法“闷声大发财”;他们,不坑害老百姓、就谢天谢地了!怎么可能想到“无私、助人”呢?
 
  自由世界的“感恩、施善”呢?也并不怎么样。其实,“感恩”、是对得到而言。没有得到,感什么恩呢?又向谁感恩呢?而建立在先得到的基础上的“感恩”,又怎么可能承担起人类社会的、主价值观的作用呢?
  所以,“感恩”是空的。如果向神感恩,那就更是空的!神能否让世人都成为财主、没有穷人?如果不能,那么,神、也不过是骗子、是人造的。
 
  而“施善”,与“助人”一样--没有度,是空话。
  因此,只有“公正”、“公正第一”!“公正第一”,是价值观,可以调节社会关系,也能实现一定的人类的心理安慰(这,比不着边际的神,不知道要实在多少倍)。
 
  叫响“公正第一”价值观,是艰难的;然,也是必然的。因为,人类社会的社会关系,在日趋复杂;而不讲“公正第一”,无异于人类自取灭亡。
  聪明的人类--曾像猴子一样生存的人类,能够发展到今天,也就一定能最终认同“公正第一”价值观、继续发展下去。
 
  “公正第一”价值观,是对人类、人类社会如何发展下去的一个重大发现。
  叫响“公正第一”,不过是选择当智者。当然愿意浅薄与无知,亦可继续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5-8-29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