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

2751 要自由


2751 要自由
 
    --顾晓军主义:平民主义民主之二千七百五十一
 
 
  自由,确实是美好的,就像蓝天、一望无际的蓝天;或,像白云,蓝天上飘着的无拘无束的白云。
 
  在人类的早期社会,其实、每个人都是自由的。当然,那时、也有父母、也有族长之类……但,那时人们积累的经验不多,父母的约束也自然不会很多;而那时的社会是简单的,族长之类的管理、自然也是简单的。
 
  在人类社会的早期,自由不是问题;但,衣食是问题、生存是问题……因此,人们想到了自己拥有、单独拥有……这就是--私有,最早的私有意识、与私有制的起源。
 
  私有的想法,在人们的心中萌生后,就一步一步、演变,演变成了后来的奴隶社会、封建社会,直到今天的资本社会……
 
  当人们失去了自由之后,想到了自由,并争取自由。
 
  我在想,如果问:有没有人愿意回到过去?当然,这第一,人类是不可能回到过去的。这第二,恐怕就是没有什么人愿意、回到人类的早期社会去。为什么呢?这,不仅仅是生存状态的好坏的问题,且、是一个我们必须认识到的、不同层面的问题--人类早期的自由,是自然层面的自由;而我们现在要争取的自由,是社会层面的自由。这两个自由,是处在不同层面上的;后一个层面上的自由,高于前一个层面上的自由。
 
  当然,还有一个办法,就是一个人跑到没有人烟的地方去、一个人跑进深山老林里去……然,即便这么做了,所获得的、也不再是人类社会早期的那种自由。因为,在跑进深山老林、跑到没有人烟的地方去之前,这个人、已获得了人类社会、千万年积累起来的经验;即便,是让一个孩子去,他、也得到了千万年来的社会人的进化,是不是这么个道理?
 
  社会,是矛盾的、复杂的;而自由,是美好的。也正因为社会是矛盾的、复杂的,所以、自由才是美好。我们所要争取的自由,不是简单的自由,不是设法逃避社会、逃避矛盾的自由,而是在现代社会中的、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的自由。
 
  这个自由,不是城邦时代先哲们讨论的自由,也不是卢梭感叹不清的自由。许有人会说,自由还这么写,含义也没怎么变。可,时代不同了,自由的内容、也大不一样了……谁能否定这一点?
 
  我们要的自由,是这样的自由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5-9-5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   顧曉軍談小說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http:/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