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

2754 要自由(二)


2754 要自由(二)
 
    --顾晓军主义:平民主义民主之二千七百五十四
 
 
  在《要自由》之中,我梳理出了私有的起源,暗示人类已无法回避私有制,只有面对错综复杂的现代社会、去争取自由。今天,我换个角度谈谈。
 
  一、中国的民主派与伪民主派
  中国的伪民主派,有很多种类。以“素质论”、延缓中国的民主改革的进程的,便是其中的一种。
  但,比“素质论”者更易识别的,是推崇“自上而下”的民主改革的论者。
  “自上而下”的民主改革论者,主要在体制内。而“自上而下”的民主改革论,实际上、是把是否改革的决定权、拱手交给中共。换句话说,中共愿意改革、就改,中共不愿意改革、就不改。
  因此,“自上而下”论、与“素质论”一样,都是伪民主派。真正的民主派,不分自上而下、或自下而上,也不考虑素质,而是讲现在时的改革。
 
  二、中国与美国不同的民权观
  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成果是巨大的(这是一种后进追先进的成果,只要改革开放就能取得,这不能成为中共的骄傲),但、财富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,民众没有得到多少实惠(不像台湾,从1972年到1988年,人均从482美元成长到5829美元,最高五分之一家庭与最低五分之一家庭的收入差,仅从4.49倍微调到4.85倍,人均所得成长12倍而贫富差距却限制在8%以内);因此,大陆民众、不愿、也不稀罕谈人权(因谈人权,实际上成了保护少数人的利益),而渴望讲民权、民众应有的共同权益。
  民众要求多分配,是分国有资本、从民众头上搜刮去的钱。这是吃社会主义,让社会主义瘦身、使财富逐渐向民间转移。
  而美国的社会福利化,则是通过高税收来实现的。其实质,是一种原始的“杀富济贫”,是社会主义式的“养懒汉”。这正是被大陆改革掉的东西(我们当看到:社会主义,正悄悄地资本主义化;而资本主义,也在悄悄地社会主义化)。
  位置的不同,使美国的自由主义者、拼命强调人权。
 
  三、认清位置与立场而结同盟
  从表象上来看,我顾晓军是民主派的左派(事实上,华夏黎民党等也一直把我划定为民主派的左派)。然,我欣赏曹长青的文章、赞同他的大部分观点。如,我们都反对共产主义、社会主义,反对美国政府“杀富济贫”、反对美国的过度的社会福利化,推崇小政府、捍卫经济自由等。
  再,中国的俞可平的《民主是个好东西》,分明是个反民主的,是讲中共的党内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,却因此而被美国《外交政策》评为思想家。如果美国《外交政策》、是曹长青常说的奥巴马那样的左派,我无话可说;而如果相反,这则是个天大的笑话!
  因此,中美的民主派的学者,当沟通,甚至应当结成思想与理论上的同盟。
  而这,首先要分清--因为位置的不同,考虑的首要问题往往是不同的,而表达、则就更容易相背。因此,当透过现象看本质,找到真正的、自己思想与理论上的同盟者,并帮助传播,就像我利用一切可能、向我的读者推荐曹长青一样。
  曹长青们可以做的,就是告诉罗尔斯(John Rawls)们,他们如今的做法、很像当年被假象所惑的黄炎培等;同时,还可以向他们介绍顾晓军,让他们看看、生活在社会主义中的人的所思所想。
 
  曹长青有篇文章叫《“民主时刻表”的黎明:2025年铲除所有独裁者》。我以为:如果真正的民主派的学者们各自为战,而罗尔斯们又泛滥成灾的话,那么,2025年、全世界出现一片红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到那时,就是“要自由”的人们的、真正的灾难了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5-9-7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   顧曉軍談小說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http:/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