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

2759 自由民主公正讲进行时


2759 自由民主公正讲进行时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大脑革命之二千七百五十九
 
 
  大约是顾粉团的朋友、转发的我的文章处,有网友跟贴:“‘公正第一’很好,但要有细则”(大意)。记得:在雅典学园的“公正第一”大论战中,反方、也曾提到过公正的“规矩”之类。
 
  当时、乃至现在,我的回答都是:自由,有规定的度吗?没有。不追求自由的人,把所谓道德也当成不可逾越的界线。其实,道德不是法,因此、自由的界线只能是法。
 
  同自由一样,公正、“公正第一”也是价值观。衡量是否公正的常规手段,只能是:一、常识、常情、常理。二、社会舆论,包括媒体的与网络上的民间的认识。三、不得已时,则全民公决。而不可能预先给出任何“规矩”与“细则”。
 
  记得龙应台在《北大演讲稿》中、有一段很精辟的话:“我们过去都把民主这个东西简化了,认为只要把一个威权政府拔掉,民主的果实就能摘到手上,但其实民主是个不断发展、需要持续演习的过程。以‘权’逼人的威权政府拔掉了,有商业财团用钱来垄断;商业财团的问题若解决了,你发现媒体本身的‘正义’很有问题;媒体的问题若解决了,你发现公民团体本身非常霸道,民粹主义横行……民主其实就在于实践,实践在于细节,细节使你无所遁逃。我们需要走过这个艰难过程。”
 
  龙应台这段话的核心是“民主其实就在于实践”,而结论是——民主是个过程。把民主当目的,可能源于共产主义;共产主义,是一种终极目标。
 
  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式的追求,应该是源于宗教。世界上所有的宗教,几乎都更注重终极目标,而回避与不讲现在时。
 
  我一直在讲,“公正第一”就是讲现在时。现在时,其实就是实践、就是过程。而龙应台的过程论,其实是不准确的,应该是现在时;不仅是现在时,而且还是进行时。也就是说:“公正第一”,讲现在时、讲进行时;民主,讲现在时、讲进行时(现在不民主,而谈未来,岂不跟共产主义一样);自由,更讲现在时、讲进行时。
 
  拿自由来说:推翻奴隶制,人们有了经济自由,封建时代的人、就已经感到很满足了。而现在,人们希望获得精神自由。因此,别说社会主义给民众的不多;即使能给很多,人们、照样渴望民主。这就是、人们渴望与向往、精神的自由。
 
  总之:自由、民主、公正,不是共产主义愿景,所以必须讲现在时、进行时。也只有讲现在时、进行时,自由、民主、公正才能落到实处。否则,就是变一种方式扯淡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5-9-13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