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

2785 恐惧“先帝”乎?


2785 恐惧“先帝”乎?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九月随想之二千七百八十五
 
 
  正在为石三生的博客、真的要火起来了而高兴。却不料,我顾晓军的和讯博客、竟然壮烈牺牲了。
 
  其实,自二十七日写了石三生“总感到有点儿别扭”的、《“一场豪赌”,却不得不赌》后,我就接到了《打倒鲁迅》一书的一校,而后、就忙着这本书的篇幅的删减,没空再写什么文章了。
 
  那么,为何要封杀我的和讯博客呢?是不是因为《“一场豪赌”,却不得不赌》呢?我看不至于。我又没有批评谁,不过是暗示肖仲华博士、如何可以把文章写得更好。
 
  那么,是不是和讯博客烦我了?也不至于,最近的五篇文,都是“推荐”。
 
  如是,就只有一种可能——大家记得否?九月份,贞云子写了四首诗,顾粉团唱和了一番;我的博客中国,立马就牺牲了。且,是在刘晓波、方励之等解禁的档口。几首诗、会有这么严重吗?不至于吧?且那几诗,只提到“公正第一、民权至上、自由永恒”,当是一万年也不会错的。
 
  我的博客中国就牺牲后,我的和讯博客上,就有一伙人天天跟贴、整天在闹。我想,这伙人、应该就是弄不灵清那伙吧?
 
  弄不灵清那伙人,跟杨恒均有没有关系呢?我还真的不知道。但,对付我的人,可能都是一伙的。
 
  当然,除了以上的原因之外,还有一个就是——九月,是我《顾晓军小说(一)》将要出版的时间段。因为,最近这一次、实在是没有什么原因了,只有《打倒鲁迅》一书进入了出版的程序。
 
  刚刚、本文正写着,电脑上网的线断了;连电视机的信号,竟然也没有了。
 
  我顾晓军、有这么可怕吗?有必要、这么对付我吗?我真的不明白,就像不明白、我怎么就成了“先帝”(“先帝”,是鲁阳挥戈在与卢德素的论战中、透露出来的)。
 
  许,他们真的把我顾晓军当成了“先帝”。那么,我的这篇短文,就叫作“恐惧‘先帝’乎?”吧。然,我真的不知道,他们、会恐惧我什么呢?
 
  难道我顾晓军,比方励之、刘晓波还可怕吗?我真的成了中国民主的“先帝”?那么,我离诺贝尔和平奖、是不是真的不远了?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5-10-30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   顧曉軍談小說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http:/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