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

2812 “先帝”说“文工团”


2812 “先帝”说“文工团”
 
    ——顾晓军主义:“先帝”说二千八百一十二
 
 
  《打倒鲁迅》一书,刚进入了最后的程序;《公正第一》一书,又催我尽快定稿。如是,就几天没有“‘先帝’说”了。
 
  忙是忙,也常看石三生等博客。见《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》、《杨恒均与石三生,谁是白痴?》等,那么热闹、那么火,也想说道说道。然,终因被封杀,没了日访问量几万几十万甚至百万的博客,只好作罢。
 
  幸爬墙出去,见到“……宋祖英难逃一劫”之类的标题,才勾起些记忆,也才有了做文章的冲动。
 
  我与文工团的纠结,已是上个世纪的事了。因写文章,且诗呀、小说呀、报告文学呀……都能瞎对付,兵部借我去给战士演出队、突击创作节目。
 
  那时还年轻,敢胆大妄为,也善胡编乱造。谁料想,胡编乱造的节目,效果还奇好。如是,便一路获奖,且要调我过去。那时,电脑不普及,各级都有打字员。兵部宣传口的打字员,虽是个战士,但、她是总政一副主任的近亲。她给我透露,上面给我办的那份报告,是她打的,给申报的是“少校、正营”。
 
  “少校、正营”?总觉得心有不甘。再加上有人挤我,想顶那用我名义申报来的缺;如是,我拍拍屁股回了南京。帮我办这事的朋友一再挽留,我没听进去。后来,他升为少将、兵部政治部主任。再后来,又升为兵部政委。有没有升中将,就不知道了。他比我还小一岁,当前途无量;且,他还是河南人(不说有“河南帮”吗)。
 
  回到南京,我学生来贺。他原是兰州军区文工团的(与央视的朱军是战友),为解决两地分居回来的(当然,他老婆可以去随军;但,谁愿去大西北落地生根呢)。他是跳舞的出身,与南京前线歌舞团的著名编导是朋友;去玩时,就替我胡吹。如是,那编导要见我(因那编导也是跳舞出身,编舞超一流;可他心渐玩大,想搞舞剧)。再如是,就见了。
 
  又是瞎聊,相见恨晚,决定搞西路军的题材。据说,他与于永波很铁,能把我搞进前线。那就拼命吧,我吃住都在他家。
 
  结果,我过去也说过:都彩排过了,效果奇嘉,原准备下部队巡演了。杨白冰要看,看后就毙了。
 
  多年以后,终于明白了:只能写党过五关斩六将,不能写党走麦城。草!谁没有走过麦城?爷不伺候。可当时不是这么想的,打算拿我的《太阳地》改编。《太阳地》是短篇,剧情不够,就选中了前话的一个编剧加进来,一起干。前话编剧,是小品王,原是一省军区宣传处处长,因与老红军的女儿离异、必须换地方,来了南京。
 
  一起干,也闲聊。这编剧,劝我别去前歌,去前话,说他早晚还当官。后来,他真当了前话团长。
 
  糟,全写跑了。反正,我算知道一些文工团的;何况,网上有关东西也多。
 
  “文工团”,当然是文化工作团,而不能叫做性文化工作团、或性工作团。可,在特殊情况下,为徐才厚、谷俊山等大人物服务,也算是正常的。
 
  谁知当年顶我那些缺的,不是些高官子女,或是一位漂亮的女歌手呢?我也算是为腐败作过贡献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5-11-28 南京
 
 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

网购顾晓军新书 http://guxiaojun538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12.html 网购顾晓军新书 貿易戰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https://www.sanmin.com.tw/Prod...